苏 州 中 澜 凌 电 子 科 技 有 限 公 司
   China Ring Semi Technology Co.,Ltd

ASR收购Marvell MBU背后:一段RDA的爱恨情仇

发表时间:2018-06-21 09:12作者:匿名

2017年6月2日浦东科投宣布:浦东科创集团旗下上海浦东新星纽士达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投资的ASR--翱捷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于近期完成了对Marvell(美满电子科技)MBU(移动通信部门)的收购。收购后,ASR将成为国内基带公司中除海思外唯一拥有全网通技术的公司,具备完整、强大的基带平台研发能力,将为移动通讯、物联网和智能手持设备市场提供更优秀的产品方案和高效的技术支持。

短短一则消息,却在业界激起千层浪,因为这背后,是中国本土移动通信消费类芯片厂商和各路资本的十余载风云际会、高手过招。

ASR现任CEO戴保家先生,前锐迪科创始人和CEO,在紫光展讯收购RDA之后退出,创立了ASR。如今在收购了Marvell移动部门之后,ASR又成为国内除RDA外另一个拥有基带技术的公司。所以读者们,你们了解当中错综复杂的关系了吗?

RDA横空出世,实现国产零的突破

曾经有业内人士给作者说,ASR的另一个全称是Anti-Spreadtrum-RDA,当然这只是行内人员的一个调侃。不过从某个角度,有多少真心话是以调侃的方式说出来的呢。整个故事得从RDA说起。

锐迪科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专注于无线系统芯片及射频芯片制造商。创始人包括了戴保家、魏述然等人。其中戴保家先生拥有超过25年的高新技术产业从业经验。先后担任UMAX技术总经理、总裁,并在2001到2003年创立和管理了硅谷线性功率放大器开发商USI公司,并于2004年成立了锐迪科。另一个创建者魏述然也有超过二十年的CMOS射频集成电路设计经验,先后担任了LSI工程师、Marvell集成电路设计经理和硅谷数模副总裁。两位行业高手和有志之士在2004年成立了锐迪科。

从建立时候开始,锐迪科就致力于射频及混合信号芯片和系统芯片的设计、开发、制造、销售并提供相关技术咨询和技术服务。产品主要包括GSM基带/多制式射频收发器芯片/多制式射频功放芯片/蓝牙、无线、调频收音组合芯片/机顶盒调谐器/数字及模拟电视芯片/对讲机收发器/卫星电视高频头等,向中国及全球新兴市场的客户提供卓越的手机平台产品。

RDA在手机通讯、无线连接和广播通信领域不断推出多款具有开创意义的产品,并在多个领域打破欧美、日本和台湾公司对集成电路行业的垄断局面。是当时国内唯一能够成功设计并大规模量产包括数字基带、射频收发器、功率放大器、射频开关、蓝牙、无线、调频收音等全系列数字及射频产品的集成电路供应商。

尤其是在基带领域,RDA所创造的价值绝对是无可估量的。

在过往,全球只有高通、联发科、Marvell等为数不多的几家国外厂商能够生产手机基带,如果不是RDA当时的投入,那么进入了现在的4G和即将到了的5G的多频多模网络环境,国内再从零做基带,那对于团队来说,要求和压力无疑是巨大的。

这些投入和突破,也给RDA带来了丰厚的回报。根据数据显示,在2007年到2012年间,锐迪科的营收在稳步上升,尤其是在2010到2011年间,利润更是较上一年增加了差不多三倍。到了2012年,营收更是较之上年营收涨了35.5%,毛利率也高达32.2%。在基带芯片方面的表现更是让人侧目,从当年的11月起,每个月的出货量高达1500万颗,单芯片方案的RDA8851出货量超过基带芯片出货总量的50%。这种业绩表现,也是市场给予这支团队的丰厚回报。

当时春风得意的锐迪科微电子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戴保家表示:“2012全年收入比2011年增长了36%,这反映出客户对我们基带产品的接受度以及GSM PA增加的市场份额。展望未来,我们将继续专注于盈利能力、现金流和利润率的增加,同时继续在产品研发上的投资以推动未来在智能机、3G/4G、电视市场的发展。由于稳定的客户关系、强大的市场地位以及不断的技术创新,RDA有能力扩展我们的成功到其他市场。”

在2012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戴保家先生甚至指出,跨国半导体供应商将再也无法在消费电子领域与中国本土的无晶圆厂IC供应商竞争;对那些跨国公司来说:“游戏已经结束了。”

事实证明,Vincent的判断非常精准。

最近几年,ADI、Freescale、TI、ST-Ericsson、Broadcom、Marvell等公司已经先后退出手机芯片业务,其中,仅ADI的手机业务被联发科收购;而飞思卡尔、德州仪器、博通、意法爱立信则因无下家接盘不得不直接解散了手机芯片部门。

紫光展讯出手,创始人黯然出局

最近几年,国内掀起了半导体建设热潮,各种海内外并购整合频发。作为一家业绩良好,且技术过硬,国内绝无仅有的自主基带芯片供应商,RDA受到了国内的资本关注,当中以紫光和上海科投的“争夺”最为明显。2013年7月到2014年7月,清华紫光和上海科投竞相收购RDA,上演了一出长达一年的资本对决、多方博弈的“抢婚”大案。

最先向锐迪科抛出收购要约的是浦东科投,这家隶属于上海市浦东新区国资委的投资公司意图通过并购几家企业,完成在芯片领域的布局,同在上海的锐迪科、澜起科技(2014年底浦东科投与CEC联手,成功收购澜起科技)均是目标,曾经试图私有化展讯,却被紫光集团抢先一步以17.8亿美元拿下。整个抢购过程可谓跌宕起伏。

2013年9月,浦东科投向锐迪科提出报价,拟以每股美国存托股份15.50美元的价格收购其尚未持有的锐迪科股份。

两个月后的11月5日,浦东科投获得国家发改委的“小路条”。

孰料仅仅两天后,“半路杀出个程咬金。”11月7日,紫光集团宣布,已于当年10月25日,向锐迪科发出现金收购邀约,建议收购价为每股美国存托股份18美元,每股高出浦东科投的报价3美元,为此资方大股东华平资本可以多获利5000万美元,这个价格比浦东科投更让人怦然心动。

正是此时,RDA的创始人团队和大股东华平资本出现了严重分歧:戴保家极力反对紫光入驻,更加倾向于浦东科投的方案,原因是浦东科投收购后将不干涉锐迪科独立发展,而如果被紫光收购,锐迪科将与紫光集团旗下的展讯通信整合,锐迪科的管理层必将出于被动局面。然而资本的本性是逐利的.

2013年底,在大股东华平的推动下,RDA发生人事地震,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戴保家被解职,邓顺林被任命为新任董事长,当初反对者之一的原CTO魏述然被资方说服,成为了新任CEO。

2014年7月18日,紫光与锐迪科以联合公告的形式结束了长达8个月之久的并购案。在完成对同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展讯收购一年后,紫光再以超过9亿美元的总价把锐迪科收归麾下。

关于整合并购,有的人信仰强强联合、优势互补;有的人则信仰开放竞争、保持特色,无所谓谁对谁错,孰优孰劣,市场的风口瞬息万变,不同的时势又需要不同的策略。

在这场创业情感和逐利资本博弈的收购案中,最终情感臣服资本,创始人戴保家卖掉全部股份,离开了一手创办的锐迪科。江湖传言,Vincent离开之前只开出了一个条件:保障核心员工的股票兑现和离开的自由。

站在今天,回顾这些年紫光在集成电路产业的处处大手笔:连续收购展讯通信和锐迪科微电子,收购原惠普旗下新华三集团51%股权,再到后来控股上海宏茂,控股武汉长江存储,并在成都、南京陆续签约落地总投资额近1000亿美元的存储芯片与存储器制造工厂…种种化不可能为现实的气魄,足以证明赵董在集成电路产业的“芯片帝国、蓝图”绝不只是说说而已,而是有异常坚定的雄心和抱负。

而戴保家等的离开,又成就了另一个新贵。

原RDA梦之队再度创业,ASR冉冉升起

在离开RDA没多久,2015年4月,翱捷科技(上海)有限公司(ASR MICROELECTROICS)悄然成立。这股新兴力量由RDA前创始人戴保家和一部分离职员工创立的。

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长泰广场,同时拥有美国和韩国研发团队,致力于移动智能通讯终端、物联网、导航及其他消费类电子芯片的平台研发、方案提供、技术支持和服务等,产品线覆盖包括2G、3G、4G在内的多制式通讯标准,产品和客户目标剑指合并后的紫光展锐。可以说这是戴保家成立的另一个“锐迪科”,打的也是“锐迪科”。个中的复杂情感,我觉得除了戴保家本人以外,旁人无法感同身受。

根据市场公开信息,截至2016年12月,ASR注册资本为1.537亿美元,根据投资人(股权)变更显示,股东包括了上海颐泰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青岛华芯创原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上海武岳峰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HONG KI TAE;LEE HIE SOOK;常州武岳峰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浦东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冠盈集团有限公司;CHUN SUNG HWAN;香港紫藤责任有限公司;上海浦东新星纽士达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彭清;戴保家;INNODAC(HONG KONG)LIMITED。

正是在这些资本和技术的支持下,另一个“RDA”冉冉升起。

我们知道,做芯片从来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也没有百分之一百的胜率,但一名有多次成功经验的企业家,无疑提供了良好的信用背书,浦东科投这一次早早地买票上车,坐稳大股东之位。

记得前面我们开了一个玩笑,ASR代表复仇者联盟(Anti-Spreadtrum & RDA),但根据ASR的内部员工澄清:ASR最初是三个公司组合在一起得到的,A代表Alphean,是一家韩国的协议栈公司;S代表Smart IC,武平收购Augusta(羿发科技);R代表RDA的前CEO,也就是戴保家目前在这家公司。它们的第一个字母合并在一起就成了ASR。再度出发,与其说“复仇”,更多是想要超越过去的自我。

无论是Augusta,还是戴保家时代的RDA,都只是做出了2G 智能手机的。从ASR计划出的第一颗芯片可以看出,由于没有4G modem的设计能力,ASR第一颗芯片并没有与高通,展讯正面竞争。而是选择了先冲击VR等非手机市场。

数据来源:7Tens

没有4G Modem,会让ASR无法在智能手机芯片市场上立足。这个时候,放弃手机芯片的Marvell则是获取相关IP和人才的最好机会。

由于在手机芯片市场折戟,从2015年起,有关Marvell将转手其旗下移动部门的消息此起彼伏。当中除了联芯,另一个有意买方就是浦东科投。当时小米和联想都被传是收购方,但经过了两年多的“被收购”之后,在月初,ASR的股东浦东科投终于把Marvell移动部门纳入门下,对于ASR来说,则是如虎添翼。这单收购完成后,ASR成为国内基带公司中除海思外唯一拥有全网通技术的公司。

虽然现在看来,Marvell在移动芯片领域没什么建树,但我们必须承认他们曾经的成绩,例如其LTE CAT7是成熟的,拿来直接能用。而ASR之前用的韩国Alphean的基带方案,有诸多不完善之处,比如模式切换。收购了Marvell就补上了重要的一环。

对于Marvell来说,其实他们早就想兜售基带部门,先后和联芯,展讯,ARM等公司都谈过,无奈之前开价太高,超过10亿刀。现在一看没多少买家剩下,只好卖了个底裤价。

现在的ASR集合了众多手机芯片领域的精英:RDA的戴保家,展讯的肖小毛,Marvell的赵锡凯(之前正好领导Marvell的基带团队)。再加上来自高通的射频高手。新的团队可谓精兵强将、人才济济。加上来自Marvell的基带技术支持,半导体初创企业的两个重要因素齐活了,有人有钱,本来应该是绝对成功的,但到了现在,手机通讯市场的形势和企业的竞争格局已经今时不同往昔:

MTK向高端厮杀,高通受挫重返中低端市场发力,紫光展锐的低端也在印度打出了一片天,联芯与高通成立合资公司瓴盛科技,小米和联芯的合作芯片也将步入第二代产品。看上去移动通信市场是一片即将挤成血海的红海,正面交锋不可避免,再加上移动市场不再是当年的移动市场,最后哪一(几)家能够杀出重围、笑到最后,还尚未可知。不过ASR的入局,让国内的基带又多了一个选择,对于正在大兴土木的国内半导体产业来说,是一管强心针,对戴保家来说,又有机会来完成一个未竟的心愿。

Marvell移动:起个大早,赶了晚集

这单收购案的另一方美满科技(Marvell),则是移动领域的失意者。

美满电子科技公司(Marvell) 由创始人周秀文(Sehat Sutardja) 和戴伟丽(Weili Dai)创立于1995年,是拥有约7200名员工的顶尖的无晶圆厂半导体公司。作为半导体圈最有权势的女人之一,戴伟立女士来自一个传奇的家庭,她的胞兄戴伟民先生(芯原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戴伟进先生( 硅谷远景创始人)都是半导体业界顶尖的企业家,成就非凡。

手握大容量存储解决方案这张王牌,同时在无线、网络、消费电子产品及绿色产品等均有布局,2010,2011年是Marvell的巅峰时刻,它在全球二十大半导体厂商中列名第十八,这两年的收入分别为36.8亿美元和34.48亿美元。

令人唏嘘的是,Marvell在智能手机这一波浪潮中没有踩准节拍,尽管Marvell在2013年底抢占了4G先机,在TD-SCDMA网络上有很多专利,但是主流WCDMA网络缺乏优势。随着高通4G芯片出货量趋于稳定,联发科、展讯4G芯片逐步面世,Marvell中低端市场被MTK挤压,高端产品无力与高通抗衡,市场地位开始迅速下滑。由于移动事业部连年亏损,捏着这块烫手的山芋并不好受,Marvell谋求卖盘,据传其间与联芯、浦东科投、展讯等都有过接洽,但是价格一直没有谈拢,一拖再拖,最后只能在2015年9月宣布关掉移动芯片部门;同年10月,Marvell中国区裁员近800人,裁员主要集中在Marvell的移动事业部。极盛时整个移动部门超过1500人,而这次卖给ASR的是剩余的一点基带研发团队,只有一百来人。

2016年4月,创始人夫妻CEO周秀文和总裁戴伟立双双离职。

2016年6月,半导体老将Matthew J. Murphy被任命为新的CEO兼总裁,进行了业务整合。一年内股价从9.7美金回升到今日的17.84美金。在甩卖掉移动部门以后,Marvell有机会重拾曾经的辉煌。

Marvell股价走势图(201606-201706)

针对ASR收购Marvell基带业务,翱捷科技公司董事长,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戴保家表示:“ASR成立以来的产品开发成果证明我们已建立起有拥有先进技术的高效团队,同时Marvell的基带研发团队也是中国最有竞争力的基带研发团队,随着他们加入ASR和Marvell成熟IP的注入,加速了翱捷科技成为手机、物联网和移动通信消费类电子市场的国际领先者的进程。”无论是之前的展讯和浦东科投竞购RDA,或者是创始人团队的走留分歧,或者说是现在ASR的卷土重来,成立所谓的“复仇者联盟”,我们都无意去批判谁对谁错。在资本的力量下,主要是不违法的,都是正确的。但我们必须承认的是,戴保家及其团队拥有深厚的技术和情怀,相信在未来,ASR和RDA都能为中国半导体带来更大的辉煌。

后记:RDA收购事件后,受益的是中国半导体

原RDA梦之队出走之后开出的花朵,绝不仅仅ASR一家。他们低调地努力着,一保当年持续技术突破和创新的鲜明风格。由于它们从去年开始都成功上量出货,逐渐浮现在大众视野,在此略为简单介绍。

恒玄科技是2015底刚成立的新兴平台级芯片公司,由前RDA的众多高层出来创业,恒玄科技的CEO正是前RDA总裁张亮,恒玄科技分管运营的副总裁赵国光是原RDA公司的分管生产与运营的副总裁。恒玄专注于目前最新“智能耳机及音频终端”,hearables是他们重点关注的市场,张亮认准了这是下一个巨大的风口,目标是以国外竞品1/10-1/5的价格,实现这些高端耳机80%的性能,从而催生该市场的井喷。

宜确半导体,由前RDA分管PA事业部的副总裁陈俊创立于2015年,主要从事高性能射频前端集成电路的设计、生产和销售。公司将以革新的射频前端架构和电路技术,结合产业链的完整布局,致力于向市场提供具有高性能、高性价比的射频前端集成电路产品,包括2G/3G/4G/MMMB射频功率放大器及射频前端芯片,射频开关芯片,低噪声放大器芯片,WiFi射频前端芯片以及射频电源芯片等。

这都是中国半导体之福!


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江苏省苏州市中科大国家科技园
sales@china-ring.com